当前位置:首页 > 名人 > 网红 正文

科索沃足球的苦难与新生

科技新闻网 2019-09-11 18:53:25

科索沃足球的苦难与新生

北京时间明天凌晨2点45分,科索沃国家队将在2020年欧洲杯预选赛中对阵英格兰。科索沃的小伙子们知道,无论发生什么,最糟糕的时刻已经过去了。

今年6月份,这个巴尔干半岛的小国以3比2的比分击败了保加利亚。整整20年之前,标志着科索沃战争结束的协议正式签署。这场残酷的战争夺走了超过1.3万人的生命,导致成千上万的人流离失所,背井离乡。在索菲亚举行的这场比赛中,拉沙尼在第93分钟头球攻破了保加利亚人的城池,为科索沃带来了一场伟大的胜利。他们正式向世界足坛宣告,科索沃国家队并不好对付。

作为一个来自前南斯拉夫的国家,科索沃于2008年宣布独立,但仍被北部邻国塞尔维亚宣布拥有主权。这是一个典型阿尔巴尼亚民族的国家,塞尔维亚族人口正在就减少。战争发生在塞尔维亚政府和阿尔巴尼亚抵抗组织之间,从1998年到1999年,一共持续了15个月。直到北约选择了站在阿尔巴尼亚人这一边,将塞尔维亚人彻底赶走。

科索沃人对英国政府感激不尽。战后出生的一代科索沃人被叫做托尼-布莱尔群体。这是为了纪念游说北约出兵科索沃的英国前首相托尼-布莱尔。

2016年,科索沃国家队才正式被欧足联接纳。至今,他们仅参加了两次资格赛。现在,他们已经有很大的可能出现在明年欧洲杯的赛场上。

效力于德甲云达不莱梅的拉希卡是一个冉冉升起的新星,不过他因为伤病将无缘这场与英格兰队的对决。上个赛季在足总杯对阵曼城时攻进神奇一球的斯旺西前锋塞利纳是这支球队的顶梁柱,被瑞士籍主教练沙朗德称之为“神童”。效力于谢菲尔德星期三队的主力球员努希乌在去年对阵法罗群岛的比赛中,有过进球,是球队的主要攻击手。

战争造成了大量的流亡者。这支国家队的球员基本上都是在国外出生或者长大的。他们都有阿尔巴尼亚血统,但没有任何一个球员效力于科索沃国内的俱乐部。

对于一些球员来说,他们国家被认可得太晚了。现效力于利物浦的球星沙奇里就来自科索沃,阿森纳球员扎卡的家人也来自科索沃。他们选择加入第二故乡瑞士的国家队。现效力于皇家社会的比利时球员贾努扎伊原本也有资格入选科索沃国家队。

并非只有坏消息。现效力于哈德斯菲尔德镇的哈德乔纳在2017年获得科索沃护照之后,改变了为瑞士队效力的初衷。他很有可能在对阵英格兰的比赛中登场。

在科索沃历史上,足球经常会占据头条的位置。足球比赛与科索沃的民族历史紧密相连。

坐落于科索沃东部城市吉兰的Qytetit体育场散发着浓郁的奥斯曼时代魅力。它破败陈旧,位于两排钢筋混凝土中间,其中一个角落是通风良好但同样破败不堪的俱乐部会所。

每一场比赛都会在伊斯兰教徒的祈祷声陪伴下举行。站在Qytetit看台上面的红瓦屋顶上,你可以看到六座清真寺,每座清真寺里都会传出祈祷声。当下雨的时候——这在吉兰司空见惯——球迷们会被淋成落汤鸡,但没有人会在乎。他们是一群经历过苦难洗礼的人,早就锻造了吃苦耐劳的性格。

自2017年以来,一项耗资600万欧元的改建工程正在进行中。不过,并没有人确知改建工程将在何时完成。他们对于科索沃耗资如此巨大来大兴土木并不习惯。三年前成为了欧足联的会员国意味着可以获得更多的拨款。与这个比起来,科索沃足协之前的补贴微乎其微,毕竟这个国家还处于财政危机之中。

在这座球场里,德里塔队和吉兰人队之间的比赛被称为科索沃国家德比。这是科索沃民族斗争的一个缩影。

“二战后,南斯拉夫的阿尔巴尼亚人没有得到应有的待遇,”德里塔队的前领队菲斯尼克伊苏菲表示,“吉兰的学生发起了自由运动。由于找不到工作,他们只好聚在一起踢足球。德里塔意为光明,是阿尔巴尼亚知识分子和持不同政见者聚集在一起分享想法的地方。踢足球不会引起塞尔维亚当局的注意,塞尔维亚当局打击体育俱乐部的速度比打击政治团体要慢。”

1948年之后,前南斯拉夫当局怀疑科索沃的阿尔巴尼亚人是亲苏联的破坏者。在吉兰,当地塞尔维亚人对德里塔的异议者做出回击,创建了自己的足球俱乐部——红星,与他们在贝尔格莱德的俱乐部同名。

“红星俱乐部的塞尔维亚董事毁掉了许多有前途球员的职业生涯,”伊苏菲说,“控制俱乐部的人们是他们的兄弟,或者儿子们,他们摧毁了很多本可以成为伟大球员的命运。”

当塞尔维亚人被迫离开科索沃时,红星队更名为吉兰人队。这支俱乐部现在由阿尔巴尼亚人管理,但他们并没有忘记球队的塞尔维亚历史。科索沃德比仍然是这个国家最激烈的比赛,当双方相遇时,整座城市仿佛被一群极端分子占领了。

1991年,埃罗尔-萨利胡带领科索沃的阿尔巴尼亚球员离开南斯拉夫联盟,开始组建自己的联赛。塞尔维亚当局急于镇压阿尔巴尼亚抵抗运动的组织行为,宣布新联盟为非法组织。

“我们在压力和恐惧下比赛,”萨利胡说,当时比赛环境非常艰苦,赛后运动员们会去河里洗澡,但总要担心个人安全,“球员经常被警察殴打。科索沃95%的足球运动员是阿尔巴尼亚人,但只有5%的塞尔维亚人获准在我们的体育场踢球。”

现在,萨利胡成为了科索沃足协的秘书长。作为一名合格的律师,他在科索沃赢得欧足联和国际足联成员国资格的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在2016年之前,科索沃足协曾多次试图赢得国际机构的认可,但由于政治地位的不确定性而被拒绝。尽管在193个联合国成员国中有100个承认科索沃的独立地位,但萨利胡认为正是塞尔维亚向欧足联施压阻碍了科索沃获得成员资格的进程。

2013年,科索沃和塞尔维亚政府签署的一项正常化协议,最终为科索沃足协打开了一扇门。不过,在2020年欧洲杯预选赛抽签时,这两支球队还是被欧足联人为分开了。

明天凌晨,无论在圣玛丽球场的这场欧洲杯预选赛发生了什么,属于科索沃人的苦难已经过去了。美好的未来等待他们慢慢去体会。

相关搜索竞彩足球比分直播科索沃科索沃战争足球球员排名国家队比赛时间国家队足球

南京抑郁症医院排名

老年精神分裂症是怎么回事?

南京心理咨询哪家医院好

沈阳抑郁症医院

失眠抑郁在南京

阜新失眠症医院

今日推荐
NBA历史最著名的先发五虎,坏小子军团仅排第2,第
NBA历史最著名的先发五虎,坏小子军团仅排第2,第一阵容太吓人

在NBA历史中,关于最佳首发阵容的...[详细]

独家专栏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