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探索 > 科学 正文

《金融博览财富》|财富观变迁“三阶段”

科技新闻网 2019-10-09 13:28:29

《金融博览财富》|财富观变迁“三阶段”

来源:中国金融

从1949到2019年,新中国从成立初期的“一穷二白、百废待兴”,到今天已发展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世界第一制造业大国。

受益于经济的快速增长,百姓生活从普遍贫困迈向了全面小康,居民财富形式也从单一的基本生活资料,扩展到如今的银行存款、股票、房产、互联网理财产品等多种多样形式。

这其中,与财富形式相伴的是,居民财富观念的不断演变,并经历了从无到有、从懵懂到接受、从时髦到普及的过程,而财富观的核心内容也从“省钱”变成了“挣钱”。

总体上,新中国成立70年来,人们财富观的变迁大致可以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1949-1978年,简单的公有财富观

第一个阶段,新中国成立后到改革开放前的30年,主要以集体财富观、国家财富观等公有财富观为主。

在计划经济和“大一统”体制下,国家和集体产权占主导,决定了财富也以集体财富、国家财富为绝对主体,并在人们心目中呈现出固有的理念,也可以说是一种意识形态。家庭和私人财富几乎没有,人们在“一大二公”的经济体系内,在观念上不仅没有私人财富的理念,还以拥有非公有财富为耻,甚至很多私人财富拥有者成为了革命和斗争的对象。

这种公有财富观有其历史原因,与我国当时社会主义改造后的经济体制基本符合,并在新中国成立初期“一穷二白”和复杂严峻的国际局势下,支撑了国家能力和基础工业体系的建设,而且不会发生财富分配分化的问题。

不过,长时间地追求财富公有化、集体化,容易扼杀劳动者的积极性和要素活力,而且很容易发生“公共地悲剧”的滥用和低效率问题。在意识形态束缚下,“大锅饭”的资源动员模式缺乏长期激励,引发监督失效和偷懒及不负责任的无效率行为,带来了宏观经济的不稳定性。

总之,单一简单的公有财富观有其历史原因,而且也在我国发展初期起到了较大的作用,支撑了举国体制和国家能力。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公有财富观的弊端也开始显现,迫切需要深层次的改革。

第二阶段:1979-1999年,个人和家庭财富观逐渐形成

第二个阶段,大致为改革开放后的20年,是财富积累的初级阶段,个人和家庭财富观逐渐形成。

其主要特征是以工资性流量财富为主,还没形成足够的存量,投资和私人财富意识处于孕育阶段,加上金融市场和房地产市场不够完善,房地产货币化改革才刚开始,大家的财富积累水平不高,承载财富的形式比较单一,以银行储蓄存款为主。

有些年份,为了支援国家建设,还出现过投资国债的热潮,但基本上没有形成较高的个人财富存量。所以,大家的精力主要放在个人和家庭收入的流量上,既没有足够的剩余积累,也没有丰富的工具来形成财富。但是随着经济的高速发展,产业结构的不断升级,居民可支配收入在不断提高和累积,人们对财富多元化配置和管理的需求越来越高,人们的财富观也不仅仅停留在银行存款和现金的初级层面,需要更丰富的能承载经济发展成果的财富形式。

第三阶段:2000年以来,财富观开始走向成熟

第三个阶段,大约时间是进入21世纪后,改革开放至今的后20年,中国人有了较高的财富存量,人们的财富观开始走向成熟。尤其是党的十七大正式提出“财产性收入”的概念,标志着中国人开始大步走向“富起来”的道路。

有几个主要特征:一是大的制度背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日益完善,国家承认多种所有制与公有制并存,这在财富观上进一步解除了意识形态的枷锁。二是中国经济增长在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后进入新的高速发展阶段,城乡居民的可支配收入也在飞速增长,人们的基本消费已经得到很大程度的满足,有足够的积累来满足财富的配置,个人和家庭财富观日益浓厚和成熟。三是金融市场和房地产市场的日益完善和快速发展,为承载中国居民巨大的财富存量提供了“诺亚方舟”。

从2002年开始的几次股票大牛市,土地招拍挂和住房制度的改革带来的持续房价上涨,都大大刺激了人们的财富热情。党的十七大对财产性收入的确认,更加深了人们的财富观和投资意识。

与之相伴随的,则是中国金融市场改革的深化和财富管理行业的快速发展,尤其是最近十几年,中国的资管和理财行业发展迅速,为居民财富配置提供了更加多元的选择。但在配置结构上,与发达金融国家不同的是,我国居民的财富形式主要以房产为主,股票等金融资产的配置相对较低,这说明我国财富结构还有较大的改善空间。

当前,我们处于一个新的发展阶段,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进入了新时代,基本目标是满足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党的十九大提出我们正行走在从“富起来”到“强起来”的路上,也行走在从“高速度”到“高质量”发展的路上。我们的财富观也应该与时俱进,以满足美好生活为基本目标,从过去简单地追求保值增值,过度地将财富配置到房产上,转变为更加专业化、综合化和长期性的稳健财富观。

毕竟,中国数量型和速度型发展的时代即将过去,我们面临更多的是财富如何更好地传承、如何通过转化为投资来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的问题。在这一过程中,能够支持新经济、新产业和新技术的金融资产,应该作为我们财富配置的主体。

(作者为西泽研究院院长)

今日推荐
NBA历史最著名的先发五虎,坏小子军团仅排第2,第
NBA历史最著名的先发五虎,坏小子军团仅排第2,第一阵容太吓人

在NBA历史中,关于最佳首发阵容的...[详细]

独家专栏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