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探索 > 奇闻 正文

云水记24:他曾经一人住在横店影视城大智寺内,差点做了群众演员

科技新闻网 2020-01-19 11:33:41

《又过横店》

从仙居到义乌,我得经过横店。

横店影视基地,大家都知道。横店,本是浙江东阳一个镇,却成立了庞大的浙江东阳横店公司。很多年前,我来到横店公司旗下的大智寺,保安不让我进。我说:

“咦!你这不是寺院吗?你这里不是有出家人住吗?”

“都走了。”穿制服的保安冷冰冰地回答我时,从门旁保安室里冲出一个穿便衣的人说:

“师父请进!师父请进!”

便衣把我迎进保安室,然后打了个电话,把我朝客堂方向带。路上我问这里怎么回事?不是有新昌大佛寺的悟道老和尚挂名方丈吗?他不是有派出家人在这里住吗?他们走了多久?

便衣面有难色地说:

“出家人走有十多天了。是这样的,我们大智寺景区与清明上河图景区合并了,现在属一个经理管,方丈认为性质有了变化…”

听到这些,我心里有数了。大智寺就只是他们一个景点,供游客观光和拍影视剧而已。

在客堂,经理与我简单谈了谈。说新来的师父正在联系中,问我有什么要求可以对他们讲。寺院不能为我单独开伙,吃饭由门外的餐馆给我送进来,由他们结账。然后给我安排了住处。

第一餐,是餐馆老板娘漂亮的女儿送进来的。我说四菜一汤太多,吃不完都浪费了。可不可以少一点?我可以自己走到她店里去吃饭。

第二天,便衣对我讲,那家开餐馆的是经理的亲戚你知道不?我左耳听懂了,却从右耳溜走了。我木头人一般,还是自己跑到她店里去吃一个菜,店主人自然是对我懒理不理的。

除了在房间静坐,没事我便到处溜达。看守每个堂口的本地在家人都对我特别热情,都希望我多坐会儿。后来我了解到,每个地方都是他们承包了的。我多坐一会儿他们就可以挂羊头,卖狗肉。

经理总是对我讲,没事可以在大殿打打坐,念念经,有什么要求可以提。后来总是见我木头人的样子,干脆说得更直白了,说你需要一个月多少钱。便衣也点破我,说看大殿的也是经理的另一个亲戚。我依然左耳听懂,却从右耳溜了。那时我是无事就静坐的,但我就喜欢在房间坐。

夜晚,看殿堂的在家人都回家了,那么大的寺院就我一个人睡。有一天我在保安室,问那个正在写着什么的保安:

“夜晚你就一个人到处巡逻?”小保安警觉地盯着我的眼睛看。我自讨没趣,悻悻地走了。

所有住房的门都是敞开着的,我一间一间地参观。我转到另一栋住宿楼。哇!好高档的房间。洁白的被子,卫生间热水淋浴,空调高档电视机,卫生纸牙刷牙膏梳子什么都有。后来我没事就过来看电视。

才开始几天下雨,所以游客不多。有一天我转到了与大智寺同一围墙内、却与大智寺保持若即若离距离的念佛堂。一个佛堂,两边是住房,我很喜欢这种简单的格局。我动了承包管理的心思,按照我的意愿组织起一个念佛团体。或许是自信心不足吧,到底也从未提起。

我转出念佛堂来,大智寺过来的路上出现了经理和几个人,其中有位法师。经理远望着我说:“哦,他在这里。”

这天中午,我与那位法师一同在保安室吃饭。很明显,他是来洽谈承包寺庙的。我问他来自哪里,他答黄岩的时候,我看到了他烟熏黄了的牙齿。

天晴的那天,我正在那高档的房间看电视。突然听到走廊上急促的脚步声,经理出现在门口:

“哇!你在这里啊?怪不得到处找你找不着。这里是高档客房呢!前几天下雨人不多也就罢了,今天天气这么好,游客又多,本指望你去大殿打打坐,念念经…”

然后沉吟了一下:“你这样,不行哦。”

第二天我要走,只见经理脸上有点委屈的表情。似乎昨天不是他委婉地批评了我,只因我要走,到好像是我批评了他似的。当然了,还有,浙江人的饭是那么好白吃的吗?亏得这是家大公司呢。唉!这个和尚,鸡肋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后来我在杭州灵隐寺挂单,为了回报在大智寺吃住了几天,我给两个苏北人介绍了这个寺庙。这两个和尚是搞求签打卦的,我说大殿后面海岛观音处正好需要解签的,你们去正合适。

几年后在安徽天柱山,一个安徽的法师与我套近乎,说我曾介绍他到大智寺住了两个月,赚了好几千,然而我却不记得。细问之下,原来我给苏北人介绍时,不知他们去没去,反正旁边有位我没注意的安徽人却跑去了,在大智寺卖香赚钱。

又过横店,已不修行的我,也不愿意再在大智寺停留。当年修行的我,却在这里骗吃喝。如何说呢?如果我们佛教的寺院都是大智寺这样,那么,那些人想骂就骂想喷就喷的和尚也将会彻底消失了。

补记:《前年秋再过横店》

飘飘何所似?

落叶叹秋风。

人生无演技,

那堪影视城?

今日推荐
NBA历史最著名的先发五虎,坏小子军团仅排第2,第
NBA历史最著名的先发五虎,坏小子军团仅排第2,第一阵容太吓人

在NBA历史中,关于最佳首发阵容的...[详细]

独家专栏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