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 篮球 正文

国庆档“三强争霸”背后:主旋律塑造影视公司新格局

科技新闻网 2019-10-08 12:52:01

国庆档“三强争霸”背后:主旋律塑造影视公司新格局

文 │ 夏天

10月6日,尽管国庆假期已步入尾声,但国庆档院线电影仍旧呈高歌猛进之势。

以7个历史性经典瞬间为题材的《我和我的祖国》领跑国庆档,上映7天票房突破20亿,影片“动情而不煽情”赢得观众好评;改编自真实新闻事件的《中国机长》位列第二,斩获17亿票房,口碑势头强劲;“三强”中被寄予厚望的《攀登者》则后劲稍显不足,这部以中国登山队两次登顶珠峰的真实事件为蓝本创作而来的电影,因感情戏份引发争议,目前囊获票房7亿,位列国庆档第三。

作为春节档之后的第二大电影档期,国庆档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着当年的票房情况,乃至背后出品公司的全年业绩。在三部主旋律电影的强势加持下,中国电影市场一扫2019年来的颓靡之势,总票房突破500亿,时间较去年提前了1天,成功实现逆袭。

国庆档院线电影的资本角逐,也直接的反馈在相关公司的市值与股价上。

据悉,三部主旋律电影背后的相关上市公司,国庆档前夕超90%股价飘红。《我和我的祖国》联合出品方文投控股和光线传媒、《中国机长》联合出品方幸福蓝海在9月最后一周涨幅均超10%;《攀登者》主投资与主控发行方上海电影势头更盛,自7月份以来,公司股价累计涨幅已超过30%。

群雄逐鹿,豪强云集,终究会有人欢喜有人忧。骨朵整理了2014年至2019年,6年国庆档院线电影票房TOP4作品及背后的制作出品公司,发现屡次在国庆档大放异彩的开心麻花于今年罕见缺席;而曾经的“中国民营影企第一股”华谊兄弟,在今年国庆档没有一部主投主控作品推出,形势依旧颓靡;而被视为华谊兄弟“老对家”的博纳影业,则凭借《中国机长》《我和我的祖国》两大主旋律电影,乘着主旋律的东风扶摇直上。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国庆档电影“暗战”背后,影视公司格局也悄然发生着变化。

“三强争霸”背后的四大赢家

华夏电影、博纳影业、阿里巴巴影业、上海电影可谓今年国庆档当之无愧的赢家。

前三者为《我和我的祖国》《中国机长》主要出品方,其中《我和我的祖国》由华夏电影主控投资,《中国机长》由博纳影业主控投资和发行。而《攀登者》则由上海电影主控投资和发行。三部作品中,阿里巴巴影业尽管没有主控一部电影,但作为《我和我的祖国》《中国机长》出品方,《攀登者》联合出品方,阿里巴巴影业同为最大获益者之一。

最早探索出主旋律大片商业化之路的博纳影业,在2019年持续收割主旋律红利。博纳影业在6月举办的20周年庆典会上推出了“中国骄傲三部曲”《烈火英雄》《决胜时刻》《中国机长》,其中《烈火英雄》斩获票房15.58亿,《决胜时刻》遭遇滑铁卢,票房仅0.57亿,紧随其后的《中国机长》扳回一城,总体来说,“中国骄傲三部曲”整体成绩仍旧有可喜之处。

早在2009年,博纳影业就凭借《十月围城》成功试水主旋律大片,囊获票房2.9亿。此后博纳影业在主旋律大片上淌出一条成熟商业路径来。2014年贺岁档上映的《智取威虎山》斩获票房8.81亿,2016年国庆档黑马《湄公河行动》一举夺得11.88亿票房,2018年春节档票房冠军《红海行动》更是以36.48亿的成绩被载入影史,三部大获成功的主旋律大片均由博纳影业主控。

主旋律大片之路走得愈发顺畅后,此前不受美股待见打道回府,市值长期被低估的博纳影业,在IPO排队路上也显得更有底气了些。

华夏电影由国内19家国有电影单位参股投资,是一家股份制企业。在国企背景下,华夏电影对于主旋律影片一直有所布局,但成绩发挥不太稳定。自2014年与博纳影业共同打造《智取威虎山》告捷后,在主旋律影片的打造上,华夏电影与博纳影业深度绑定,形成竞争壁垒。2016年的《湄公河行动》到2019年的《我和我的祖国》《中国机长》,均有两家公司的身影。

尽管主投与主控发行的《攀登者》,在三大主旋律电影中票房相对较低,但上海电影也并非本次国庆档战场上的失意者。自7月份以来,涨幅超过30%的股价,已经让上海电影率先收割了一波红利,同时作为《我和我的祖国》联合出品方,主控方华夏电影第二大股东,上海电影在国庆档“左右互搏术”下,仍旧赢得了资本的胜利。

与上海电影同为国企影业“老大哥”的中国电影,主控的《亲密旅行》于10月3日上映,企图以差异化突围,然而3天票房仅220万,上映时间并未给其带来太多正向战略意义。在国庆档这场国企影业“一哥”的争夺中,上海电影无疑占据了上风。

国庆档另一大赢家阿里巴巴影业,是率先收获主旋律红利的互联网公司。自2014年阿里巴巴入主阿里影业后,阿里巴巴影业经历了一段时长不短的探索期。2015年更名后打造的首个电影作品《摆渡人》被网友称为“年度烂片”,其2017年主控的电影《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同样被扣以了“烂片”的头衔。

到了2018年,阿里巴巴影业的步伐开始稳健起来。首先压中了当年国庆档票房黑马《无双》;其参投的电影《绿皮书》一举拿下奥斯卡最佳影片;2019年国庆档三部主旋律大片背后都有阿里巴巴影业的身影,其中《我和我的祖国》《中国机长》为主要出品方,上海阿里巴巴影业为《攀登者》联合出品方。

三大主旋律大片背后的四大赢家中,华夏电影、上海电影代表着国有企业的力量,博纳影业则为老牌民营影视公司的代表,而阿里影业则为新入场不久的互联网公司扳回了一城,新旧势力难分难解。

五大公司冰火两重天

在献礼片的浪潮下,曾经的五大公司万达电影、华谊兄弟、光线传媒、博纳影业、乐视影业显现出冰火两重天的态势。

由于同是最早一批民营电影公司,博纳影业与华谊兄弟一直被拿来作对比。尤其在2012年前后,在华谊兄弟《西游·降魔篇》《画皮2》《狄仁杰》系列等同期多部作品压制下,博纳影业推出的作品难与之抗衡,位列华谊兄弟之后。

现在,格局明显发生了变化。

2019年国庆档,主抓主旋律电影的博纳影业经过蛰伏期迎来集中收割时刻,而尽管《我和我的祖国》《攀登者》联合出品方中不乏华谊兄弟的身影,但没有一部主投主控的作品上映,华谊兄弟的国庆档成绩单仍旧显得颇为黯淡。

《八佰》撤档后杳无音讯,《小小的愿望》改名换档后成绩与口碑不佳,再加上国庆档无所出,2019年华谊兄弟面临的困境仍未得到缓解。截止9月30日,华谊兄弟股价自8月16日的谷底4.13元上涨至4.73元,数值略有所上扬,但整体下滑趋势明显。目前其132.2亿的总市值,与昔日800亿的峰值不可同日而语。

五大公司中,与华谊兄弟同处于多事之秋的还有乐视影业。深受乐视网风波牵连,在2018年更名为乐创文娱,与贾跃亭彻底切割后,乐视影业还是未能扭转“水逆”的命运。2015年参与《九层妖塔》,2016年推出《爵迹》,2017年联合出品《那一场呼啸而过的青春》,尽管每年票房成绩不一,但深陷泥潭的乐视影业,好歹也“顽强”参与了这场资本的游戏。

尤其是2018年国庆档,尽管全年只推出了一部电影《影》,但在国师张艺谋导演与一众明星演员的加持下,《影》斩获6.29亿票房,让乐视影业在黑暗中迎来了一丝曙光。然而在2019年,86家影视公司参投三大主旋律影片背后,并无乐视影业身影。

《爵迹2》仍旧杳无音信,6月张昭卸任乐创文娱董事长、CEO,重重困境下,让外界对于这家命途多舛的影视公司又多了一分隐忧。重振旗鼓后,乐视影业还需要喘息的时间。

与博纳影业的高调,华谊兄弟、乐视影业的低迷不同,万达电影与光线传媒发挥“中庸”之道,在国庆档显得有些低调。万达电影将联合出品、参与发行这一思路持续放大,参与了《我和我的祖国》《中国机长》《攀登者》的联合出品,享受到了主旋律的红利。

尽管光线传媒只是《我和我的祖国》联合出品方加联合发行方,在国庆档中成绩算不得出挑。但其旗下公司出品的《哪吒之魔童降世》在两次密钥延期后,在国庆档每日新增票房仍旧位列前五,总票房即将突破50亿,为光线传媒挽回了颜面。早在2016年,王长田就曾对媒体表示将全面布局影视及动漫领域,《大鱼海棠》《哪吒之魔童降世》的成功,印证了其战略眼光。

仍在成长中的“巨头”候场者们

在献礼大片的挤压下,2019年国庆档上映影片仅有7部。数量较往年有所减少,但背后参与的影视公司数量并未下降。

三大主旋律电影背后,共有86家影视公司参与出品,光线传媒、新丽传媒、万达影视、英皇影业、华谊兄弟、华策影业等老牌影视公司位列其中,坏猴子影业、真乐道、欢喜传媒、嘉映文化、猫眼微影、北京文化等近年来发展迅速的影视公司,在国庆档放弃“单打独斗”,也从主旋律红利中分了一杯羹。

尽管成立时间不长,欢喜传媒、坏猴子影业、真乐道已经成为电影市场不容忽视的力量。其中坏猴子影业由导演宁浩主控,出品了爆款电影《我不是药神》等;真乐道由徐峥主控,出品了《港囧》《超时空同居》等;欢喜传媒由徐峥与宁浩联手操盘,出品了《疯狂外星人》等。

自2014年国庆档《心花路放》斩获11.67亿票房后,挥别小马奔腾的宁浩,联手徐峥资本之路走的颇为顺畅。两人操作了多部爆款电影,并在2018年开始孵化新人导演,获得了不错的回馈,《我不是药神》导演文牧野就是其中的新人导演之一。

2019年国庆档,欢喜传媒、真乐道、坏猴子影业为《我和我的祖国》联合出品方之一,徐峥与宁浩分别执导了电影中的两个片段。在这之外,两人默契的没有参与本次国庆档顶配大片的战争中。目前徐峥正在筹备新片《俄囧》,由欢喜传媒出品,能否打响2020年春节档第一枪,还有待观察。若延续囧系列票房神话,或有助于欢喜传媒市值上新台阶。

连续押中《我不是药神》《战狼2》《流浪地球》的北京文化,是《攀登者》的联合出品方兼联合发行方。此次《攀登者》表现不佳,让北京文化的“押宝”神话失去了一分神秘的色彩。

与此同时,北京文化出品与发行的《美食大冒险之英雄烩》,在2018年暑期档上映一天后主动撤档,在2019年国庆档重映后成绩单也不太好看:重映5天,累计票房未突破800万。

在巨变的影视市场,没有人能百发百中,但即便如此,连中三次的北京文化还需要一部主控作品,来证明其真正实力。目前其主控的《封神三部曲》随着《攀登者》的热映,其贴片预告也正式在影院与观众见面,预计2020年暑期档上映,北京文化内容生产实力如何,或在2020年一见分晓。

2019年国庆档开心麻花的缺席,让影迷不禁怀念起来。自2015年《夏洛特烦恼》横空出世,为影视市场持续带来惊喜后,开心麻花已经成为了国庆档的常客。凭借与开心麻花的绑定,老牌影视公司新丽电影也迎来了一轮高光时刻。

不过,2019年开心麻花的日子不太好过。《夏洛特烦恼》后,《羞羞的铁拳》《西虹市首富》口碑每况愈下,尤其在2018年国庆档《李茶的姑妈》遭遇一次大规模滑铁卢后,开心麻花情况不太明朗。2019年3月摘牌新三板,从话剧跨步到电影的“麻花模式”受质疑。

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国庆档,开心麻花不仅没有推出一部主控影片,在三大影片86家联合出品公司中也未见其身影,缺席2019年国庆档,开心麻花或许也是在预留喘息时刻。

据悉,目前开心麻花正在筹备第五部电影《不完美的意外》,同样改编自舞台剧。这是《李茶的姑妈》还未上映时就已经立项的新片,目前上映时间还未可知,能否凭此扳回一城,对开心麻花而言显得格外重要。

纵观2014至2019年国庆档电影TOP4作品背后的出品公司,五大公司有人成功捍卫领地,有人在挣扎中掉队;而随着新晋导演的成长与成熟,越来越多与之牵连的新兴影视公司正在冒头,成为市场不容忽视的力量;与此同时,作为后来者,互联网公司的资本入侵力度也在明显加大,阿里巴巴影业国庆档告捷,《流浪地球》《诛仙1》背后有腾讯影业的身影,而从票务平台转型发行的猫眼影业,在试水《羞羞的铁拳》《李茶的姑妈》后,也展现出了不小的野心。

在巨变的市场中,影视公司格局将持续发生变动。在国庆档主旋律的光环下,局势不完全明朗,新旧力量的交手与更替,或将在2020年春节档,展现出更加明显的趋势。

相关搜索最近上映的电影北美票房摔跤吧爸爸票房湄公河行动票房猫眼票房分析电影票房吧
今日推荐
NBA历史最著名的先发五虎,坏小子军团仅排第2,第
NBA历史最著名的先发五虎,坏小子军团仅排第2,第一阵容太吓人

在NBA历史中,关于最佳首发阵容的...[详细]

独家专栏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