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国内 正文

盲足球员看不见的世界:从按摩院到足球场突破黑暗登顶亚洲

科技新闻网 2019-10-09 12:58:48

中国男足有一支世界强队,他们08年组队,拿过奥运银牌,水平稳居世界前三。在刚刚结束的亚洲杯中,他们第六次登顶亚洲之巅。他们的世界与黑暗为伴,工作在按摩院,他们不是职业球员,足球却是他们和世界交流的纽带。他们,是中国盲人足球队。采写/李建利

视频/易辰宇 刘凯文

缑阿乐眼前一黑,觉得天塌了。

出事前,缑阿乐骑着车子和自己的同伴在村子里玩耍,拐弯的时候与一辆摩托车相撞。在他8岁的时候,他再也看不见这个世界了。

父母带着他多次的治疗,无疾而终。每一次的结果都一样。

从此缑阿乐也不想去医院了,他像变了一个人一样,不再外出,整天都在家待着不再交朋友,也不会轻易的打开自己的内心。10岁那年,一次偶然的机会,缑阿乐接触到了盲人足球,他心里有疑问。“盲人也能踢足球?”

同样的疑问唐治华也有,被村里人叫“瞎子”的时候,他心里也难受。唐治华有先天性的视网膜色素变性,从小就看不见这个世界。他刚接触盲人足球的时候,觉得很新鲜。

他现在,是一名中国盲足国家队球员。

运动人生第二期:足球对于盲足球员来说,是上帝为他们打开的一扇门。

你是我的眼

唐治华参加了刚刚结束的2019盲足亚锦赛,中国国家盲足队一路过关斩将,第六次问鼎亚洲之巅,拿到了2020东京残奥会的参赛资格。唐治华是冠军球队的成员之一,跟他一次参赛的,还有辽宁盲足的教练董俊杰。

唐治华已经是盲人足球队里的老手了,也是辽宁盲足队中唯一的一个大学生。开始踢盲人足球的时候唐治华也想给自己学个技能,就开始一边踢球一边读书。

“我读的是大专职业院校,当时我们读完初中之后,毕竟也要自己给自己学个技能,没个技能的话也干不了啥。后面也报考了职业院校,读的针灸推拿。16年拿的证,就开始边踢球,考试就回去,平时就在这踢。”

唐治华在中国盲足国家队中,身披10号战袍。

后来,通过盲人足球队,唐治华入选了盲足国家队。虽然是辽宁足球队和国家队的一员,但唐治华并不属于职业球员,他有自己的本职工作,按摩师。大多数盲人足球运动员和唐治华一样,只有在集训的时候才从按摩院走向足球场。

中国盲人足球国家队起步较晚,为备战2008年北京残奥会,成立了盲人足球队,并夺得了08年残奥会的银牌,从08年以后,中国盲人足球队的水平一直稳居世界前三直至今日,他们在世界上是不折不扣的强队。

唐治华最开始踢足球的时候代表四川踢全运会,后来被董俊杰教练挖到了辽宁。缑阿乐也一样,原本在陕西踢盲人足球,后来也来到了辽宁队。

辽宁盲人足球队有7位球员(注:盲人足球队门将为正常人,比赛前从中超中甲等职业俱乐部借调),缑阿乐和唐治华都已是主力。下午的训练中,个子很高的张礼京与队友在一次防守中冲撞,鼻子里的鲜血直流。

训练中的唐治华

这点小困难对他说其实不算什么。

张礼京出生前,父亲其实想要一个女孩儿。父母的眼睛是正常的,张礼京的哥哥出生时却根本没有看过这个世界。而张礼京也一样。他的父亲在张礼京出生后接受不了这个现实,天天以酒消愁,患上了抑郁症,脑子也出现了一些问题。张礼京的母亲没有工作,由于过度肥胖身体并不好。

一家人的日子并不好过,父亲并不知道未来的路该怎么让他们走。就像哥俩眼前一样一片漆黑。

盲人足球队的孩子大多出自农村,家庭条件拮据。球队中另外一名球员朱黎明,家里以前很难看到黎明。朱黎明的母亲患有精神病常年在精神病医院,父亲则是一名农民。姐姐在青岛打工。

李玉同样出自农村,父母常年在外打工,弟弟还在上学。家里条件同样困难。年纪较小的小唐不仅要承受眼睛上看不见的痛苦,还需要面对父母离异的难过。

董俊杰教练将这样一群人组成了自己辽宁省盲人足球队,虽然他们都看不见,但就像他们说的一样,“教练就是我们的眼睛。”

好像能看见似的

董俊杰第一次接触盲人足球是在2006年,在此之前他曾是辽宁队的一名职业球员,退役后从事教练员工作。

2006年,董俊杰去阿根廷学习盲人足球,就此跟盲人足球有了千丝万缕的联系。

训练场上,董俊杰必须用自己的声音大声的呼喊,球员间也有相互的喊声。盲人踢的足球与普通足球不同,球中有6个特制的铃铛,场地大小与五人制足球场相同,规则也相同。两边有挡板,同样有底线球。

平时的训练中,门将不会参加训练,因为门将为正常人,会在比赛前从各个俱乐部进行抽调。在比赛中也一样,盲人运动员须带上眼罩确保公平。训练和比赛中球门后边都会站一名引导员,用声音进行指引。

盲足球员,在看不见的球场上奔跑。

球员在场上依靠教练的喊声和队友间的喊声来进行判断,长时间多重复的训练让他们之间有了很多默契。但最初训练盲人足球队时,董俊杰也觉得很难。

“带他们练战术太累太累了。成千上万遍的战术训练,你看今天的技战术重复重复再重复。”场上的球员们在完成一次次精彩的配合及打门后,让围观的人不禁惊叹,“好像能看见似的。”但其实为了适应比赛的要求,他们的眼上都蒙着厚厚的眼罩。

正常人把眼镜闭上踢球,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在盲人足球的运动中,董俊杰看重的是这些孩子的胆量,“没有胆量,在黑暗中突破是很可怕的,他们必须克服自己的心理障碍。”董俊杰一直把他的弟子当正常人去练,训练中做的不好的地方也会很严厉的批评,“你又害怕了!”

缑阿乐是教练认为脚下技术最好的球员,只是有时候没办法突破自己的心理障碍,一到对抗就丢球,“胆量不行”,董教练说。

带盲人运动员训练,不仅要顾忌战术,还要体味球员的内心。

比起正常的技术训练,盲人球员最难克服的是心理关。这就需要长时间的训练和熟悉。

“通过正常人足球训练方法,要求他们,他们训练一两个月之后还是都能达到你要求的水平,所以证明盲人足球运动员都能达到教练要求的对抗、传接,我也没当他们盲人去练,也是当他们健全人去练。”

张礼京在训练中鼻子被撞到流血,但其实这是小伤,歇了一会止血了他又重新投入训练。“刚开始带盲人足球队有眉骨缝了七八针,牙撞掉,头上缝六七针,这是常事,那时候队员训练,队员对盲人足球这项运动还不太理解,他到眼前就是撞,现在运动员都知道到跟前去抢,现在受伤的程度要比以前好的太多了。”

刚接触盲人足球还觉得很新鲜的唐治华,已经是这支球队的队长,但仍旧避免不了受伤。最严重的时候在床上躺了4天,“脚腕,膝关节、肘关节,都受过伤,受完伤该跑还是得跑。”

唐治华很喜欢在球场上无拘无束的感觉,平时不敢放开走的他到了球场上就能自由的跳、跑,“在球场可以肆无忌惮,无拘无束。”

世界强队

董俊杰说盲人运动员特别能吃苦,也希望自己在训练中要求严。私下里一些盲人运动员还有些小情绪,“教练不要求高我们很不舒服。”

训练中董俊杰从来不敢走神,他记起一次训练,让一个光感好些的球员领跑,由于一时疏忽,球员全部撞在栏杆上,一个接着一个。“训练场上精神累,一走神,头牙都有可能撞到门柱上去。”

因为看不见,盲足球员受伤就是常事了。

下午的训练太阳很大,温度也很高。汗水浸湿了盲人足球运动员们的衣服,身材最高的张礼京6块腹肌的轮廓清晰可见。训练结束,球员们将手放在前一名的身上,一个搭着一个由领队带回去。生活中的他们倒不用教练操太大的心,“生活中他们很听话也会自己打扫卫生,训练中很认真,他们真的是在训练中用全身力量去训练。”

在辽宁省盲人学校集训的盲人足球运动员,一个月的补助只有400元,教练的工资只有1800元。中国并没有专职的盲人足球运动员,只有在备战全运会和国家队大型比赛的时候才会抽调集训。国家队提前两三个月集训,参加2020年东京奥运会可能提前10个月甚至1年集训。

培养一个优秀的盲人足球运动员需要3年的时间。虽然没有专职的盲人足球运动员,但中国盲足的水平一点都不差。中国盲人足球队从08、12、10和16都参加奥运会和世锦赛,中国盲人足球水平世界前四,两次世锦赛都是第三。08奥运会则创造过夺银牌的佳绩,而当时的主教练就是董俊杰。

董俊杰教练训练盲人足球队是一把好手,他现在不仅担任着辽宁省盲人足球队教练的职位,仍旧兼任着中国盲人国家队教练的职位。回忆起08年奥运会的夺银瞬间,董俊杰仍旧很激动,“那个时候一天三练,第一次盲人足球队成立,以中国女排为榜样。最后一场我的嗓子已经喊不出来声音了。可能球员对助教声音不太熟悉,所以夺银牌有些可惜。”

但从08年至今,中国盲人足球队的教练员后备力量一直没有培养起来。“我要不干了,辽宁盲人足球队就解散了,这些孩子就没球踢了。”

多年耕耘在盲人足球队这片土地上让董俊杰失去了太多东西,但也得到了很多荣誉,“08年得到一个国务院办公厅颁发的“最佳教练员”证书和奖牌,残联评了20个教练,给我评上了。那个最佳教练员,奖牌镀金的,那个荣誉太高了。”

他给自己的期限是这届2020奥运会,或许在这之后他就要离开他口中“世界上最勇敢的运动”。

人生的另一面

中国男足不如中国盲人运动员?从成绩上看是这样的,但董教练否认了这种说法,“培养一个健全足球运动员10年的时间,所包含的因素太多了。”不过可以确定的是,盲人足球运动的吃苦能力的确是一流的。

很多盲人足球运动员褪去球衣后,大多都在按摩院度过,球队需要的时候,他们回来参加集训,毕竟除了足球外,他们还要生活。

但足球,为他们打开了走出按摩院外的另一扇门,也打开了他们心里的那扇门。

足球成为盲人与世界联通的另一种方式

张礼京的父亲在张礼京15岁参加盲人足球队后,病情就在不断好转,他会很骄傲的跟别人说,“俺儿子踢国家队了,两届奥运会。”奥运会的奖金让张礼京多了几十万的收入,他拿着钱给哥哥开了一个按摩院,交到了很多朋友,手里也有了存款。

08年奥运会的银牌让盲人运动员拿到了丰厚的奖金,而全运会的冠军每人也拥有45万元的奖金。足球真正改变了他们的人生。

在足球场上的奔跑不仅让他们收获了国家的荣誉,也收获了自己足够的信心。不愿说话的缑阿乐变得外向起来,唐治华拿到了大学毕业证,也成为了国家队的球员,更能畅快的奔跑。

与一辈子只在按摩院的人生相比,足球给他们带去了更多色彩。“足球给他们带来的快乐,想想他在按摩院的人生是怎样的,通过足球他又过了集体生活,交了朋友还出国比赛,虽然看不见,他感受得到,他信心很足。’我到阿根廷了,巴西了’。”董俊杰感受的到他们的变化。

董俊杰回忆起一次去北海打比赛,有两个球队正在进行一场友谊赛,而他的盲人运动员在场边听比赛,能够清晰的告诉他,“这边实力强,压着打,哎他传中了”。

他们好像看不见,但却比谁都看得清楚。

近几年,盲人足球队的选材越来越难,以前的20多支盲人足球队缩减为10支,这也给国家队冲击2020年残奥会带来了巨大挑战,目前,盲足已经在亚洲杯夺冠,直通东京奥运。“盲人确实越来越少了,生活水平和医疗水平都提高了,盲人运动员相对不好招了。”

但董教练一直有个不太可能的期望,他希望这项运动最好没有了。

“因为那样世界上就没有盲人了,没有盲人了,这些孩子就过上正常生活了。”

感谢足球,带给他们光明。

相关搜索国家队比赛时间如何成为职业球员国家队足球中国盲人足球盲人足球守门员和职业球员打球

南京神经医院

淮北专治精神病医院

鞍山精神疾病医院

精神分裂症有哪些治疗误区

沈阳心理问题咨询网

治疗抽动症需要注意哪些问题

今日推荐
NBA历史最著名的先发五虎,坏小子军团仅排第2,第
NBA历史最著名的先发五虎,坏小子军团仅排第2,第一阵容太吓人

在NBA历史中,关于最佳首发阵容的...[详细]

独家专栏
热门排行